令人心寒的不是 Github 突然断供 而是 CEO 对此表示无能为力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大发红黑大战登入网址-大发红黑大战网站

关于 Github 账户/开源项目与否会受到美国出口管理条例的管制,曾在国内掀起热烈的讨论,但过去可能性严重不足相应的制裁案例,且 Github 平台协议也存在一定的模糊性,很久有几条还抱有侥幸心理,直到近期一名伊朗开发者的遭遇,给国内乃至全球的开发界敲醒了警——该名伊朗籍开发者不但被委托人账户无法正常使用,且不被允许导出数据,只因伊朗在 EAR 的限制清单当中。他的遭遇获得众多国际开发者的支持,最终逼得 Github CEO Nat Friedman 在推特上亲自针对此事进行宣布。

由该名伊朗籍开发者发起的 “github-do-not-ban-us” 项目,至今已获得 6967 个 star 和 987 次 fork 。

其 25 日在被委托人推特上@了 Nat Friedman 的质疑信息,更是获得 1.9k 的转发和 2.8k 的赞赏。

迫于舆论压力,Github CEO Nat Friedman 打破四天沉默,昨日亲自在被委托人推特上宣布此事,一起还@了该名伊朗籍开发者,态度尚属诚恳。

在这份公开对外的非正式声明中,Nat Friedman 主要表达了以下几点:

1. Github 受到美国出口管理条例的管制

听闻贸易战何如对亲们造成伤害,这让你感到异常痛苦。 亲们尽量不做超出法律要求的事情,但无论何如亲们仍然受到了影响。 GitHub 受美国贸易法的约束,就像任何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公司一样。

2. 开源 repo 不受影响

为了遵守美国的制裁,亲们不得不对伊朗、叙利亚和克里米亚的私人 repo 和付费账户实施限制。

公开 repo 依然能被所有开发人员访问 —— 开源的 repo 不回受到影响。

3. 限制主要基于用户所在地

限制主要基于用户的居住地和身处位置,而非国籍。 可能性某人被错误标记,只要填写相应表格,账户就会在数小时内获得解禁。

4. 制裁不要再提前通知用户

私人 repo 受到限制的用户,还可不都可以 选用将其公开。 法律不允许亲们将限制事宜提前通知任何人。

声明的最后,Nat Friedman 大打感情的句子说说牌:

亲们还可不都可以 做并不出于自愿,可是我可能性亲们需用另另另另一个多 做。 GitHub将继续与各国政府一起,积极倡导保护软件开发者与全球开源社区的政策。

老外的反应

对于这份声明,推特老外普遍上并不买账。

亲们首先认为 github 于情于理上都站不住脚,可能性凡事需用选用,而 github 目前的选用显然有失偏颇,太过屈从于美国法律:

况且 github 的行为很可能性对相关国籍的开发者群体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有老外更是直接将 github 的这俩 行为比作纳粹:

而这俩 理性的老外则提醒 github 我我我觉得没必要还可不都可以 “耿直”,为何不采取限制 IP 访问地址的方法,另另另另一个多 起码还能通过 VPN “曲线救国”……

国内早前的探讨

今年 5 月 20 日的一篇《开源界也要注意,Apache 基金会与 GitHub 都受美国法律约束》文中,「开源中国」通过展示 Apache 软件基金会以及 GitHub 官网中涉及出口限制部分的内容,表示对开源项目在未来的「自由度」会否受到限制感到担忧。

文中指出,条款明确表明 GitHub Enterprise Server 不被允许出口至 EAR 限制清单中的国家,当中包括古巴、伊朗、朝鲜、苏丹和叙利亚。「那哪天老会 换成进来另另另另一个 中国呢?」「开源中国」在文中反问道。

该文出来后,话题越快发酵。其中,来自中科院计算所的包云岗研究员反应最为越快,他立马组织人员开展调研,对 12 个知名开源基金会、6 个常用的开源协议、3 个代码托管平台进行了调研与分析,并向海外亲们进行咨询,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建立已有托管平台在美国以外的镜像平台”势在必行:

在当时,尚有一方声音认为,只要项目满足「公开可及 (Publicly available)」的条件且不涉及加密技术,还可不都可以 开源项目应该不要再受到美国出口管理条例的管制。如今看来,是亲们低估了美国在制裁限制清单国家上的手段和决心。

对于此事,你又是为何看的呢?